Copy

法语选粹

 在禅堂学禅,在生活修禅

                                                                                  随佛比丘

  在这里,简单的说几句话。
  个人教因缘法已经很久了,算起来今年已经是第二十二个年头了。这二十多年来不断的在教因缘法,前两、三年的教法,因为受限于当时佛教界的观念,多还坚固的停留在隋唐八宗及大乘、小乘分立的想法,所以多用传统的因缘、空的说法来讲因缘法。接着的后二十年,因为『阿含圣典』的学习风潮,还有南传佛教的接触日多,教界的观念与风气渐开,才直接的回归四圣谛的主轴,开演真正的因缘法。
  早期只传近学弟子,不大公开说法,只有近学弟子才知学些什么。为什么呢?因为说的面向与观点,不同于传统南传佛教采用的「聚集」认识论,又不认同剎那生、剎那灭的无常观,也不谈大乘、小乘的分流与分立思想,更不用「无我、空」来看一切法,这对佛教界来讲是有点「特异独行」。虽然说法都有确实的经说根据,但很容易被宗派门徒误以为是邪知邪见,所以不传一般人。一般的法师或居士来问,也不会轻易教,即使问也不说、不教。因此,教界多数人不知道我在修什么、教什么,根本不知道。有些人听些片言词组,既不懂、也不了解,不免造了许多的「口业」。又有些学人的学法态度不佳,或是做人品德不端,被拒绝前来近学,有些人脑羞成怒的在教界毁谤。其实,这些造「恶口」的人,几乎都从个人处得到益处及帮助,但是期待、要求超过了实际得到的好处,即变得愤怨不满,遂毁谤对其有恩的人。如此一来,不免造成台湾佛教界流传着一些误解、毁谤及不满的言语。个人即是在这些氛围中,默默的修行与传法,与人无争、无辩的度过二十余年的岁月。
  虽然个人出家于南传佛教僧团,在华人的南传佛教圈,出家的戒腊也算是很久了,但是一向少和南传学人往来,也近乎没有南传学人前来护持与学习,似乎可以说是一个和南传佛教圈没有往来的人。少与南传学人往来的原因,不是因为看不起南传,更不是排斥南传,而是不习惯许多南传学人过度批判与人身攻讦的作风和态度。
  过度批判!许多话讲得很难听,好像只要不学正法、不学南传就是恶业满贯。人身攻讦的时候则是几乎见骨见肉,句句见血、不留情面,这种作风和态度对个人来说,实在没办法习惯。个人比较倾向重恩情道义的学风,尊重别人的信仰选择,总是觉得「佛法的偏正必需探讨,但不能攻讦学习错误的人」。
  学习有了偏差,不是罪恶,而是困难,我们将别人的困难视为罪恶的批判,更不能随意进行人身的攻讦。我们没有任何权力可以批判学习偏差的人,也没有权力批判和自己意见与信仰不同的人。
  禅修的可贵,不是学习禅修的种种技巧与方法,而是学会妥善与忠实的看待自己与其它的生命。禅修是为了生活,生活不是为了禅修。不论是学法与禅修,如果不能消解对待自己的盲目与对他人的压迫,反而增加「志得意满」的自负,强化鄙视他人的傲慢,误以为自己是真理与公义的代言人,那就应该深刻的检讨自己到底是学些什么?
  我们学会只恭敬圣人,却无法尊重一般人吗?我们学会只看得起觉者,却瞧不起未悟的人吗?我们变得只会留个位子给自己的影子,却排斥不同于自己却对世界有贡献的人吗?
  在佛门的禅林学禅法,实修实践则是在日常的生活当中。在佛门学法,在生活用法;在禅堂学禅,在生活修禅;在生活知苦,在苦中度苦。
 

活动报导

【大陆福建省福州市禅修结营报导】

福建福清福兴寺 福田福德福报来

 
【大陆福建省福州市 12 月 01 日讯】
  2013年12月1日,由随佛长老指导的、于福兴寺举行的「中道十日禅」圆满结束,众多前来参学的法友都法喜充满。在结营仪式上,有法师发表感言,感叹此次参加禅修之后的收获,竟然要远远多于自己三十年的修行所得,真可谓不虚此行!同时,有多位之前学习南传佛教的法友,在聆听   佛陀正法之后,深感震撼,感慨之余更庆幸自己能于此次禅修中及时「迷途知返」,自此之后要努力追随中道僧团学习正法。
  随佛长老此次首次在福兴寺开掘    佛陀正法之法泉,让正法的法流润泽福建这片土地,可以说福兴寺是「兴福之地」,真可谓「福建福清福兴寺,福田福德福报来」。有法友感叹此次禅修与随佛长老所结的殊胜法缘,热情邀请长老择日到自己的家乡弘法,让   佛陀正法能利益更多的众生。此次禅修,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法友将近百人,除了之前已经皈依的法友之外,这次又有将近四十位法友皈依了四圣谛佛教。最后,在喜气祥和的气氛中,此次禅修圆满结束。

 
左上图:福兴寺禅修结营大合照。        右上图:中道僧团法师合影。
中排三张图:结营前,僧俗二众学员心得分享实况。
左下图:禅修上课一隅。  右下图:晨修时,长老天天为禅修学员亲授八戒。

法音宣流

随佛长老开示: 解脱与慈悲

  
  2013年4月20日随佛尊者在麻州普贤讲堂宣法,主题是「解脱与慈悲」。随佛尊者开示,责任感可略分为浪漫型的与务实型的,有浪漫型责任感的人想将天下人的事当成自己的,而有务实型责任感的人只做现前因缘可以做的事。尊者又阐释四个重点:
1. 依因缘法的明见,想「做自己」很难,而「做现在」容易;
2.人活着不必为了完成什么而焦虑;
3.不必为了求别人接纳而忧愁;
4.不必为了伟大的目标或理想而活着。

(本文摘录自2013年第31期《正法之光》,p.39)

 

随佛长老开示:离悭垢心的圣弟子

                                                                             中智比丘笔记整理

  从听闻师父讲述《相应阿含》Ā91经里的一段经句中:「善男子离悭垢心,在于居家行解脱施」,末学有以下的体会,藉此与大家分享。在阐述出家人与在家人修行之间的差别,其差异不是剃头穿袈裟,因为修行的重点并不在于头皮以上,而是重在头皮以下。在这日新月异的新时代,剃光头对在家人而言,并不是一件新鲜或特别的事,尤其是在夏季与热带国家,剃光头可能是一种新造型,也会让人觉得更凉爽,即使穿著也同样是如此。
  因此,在家与出家的差别重点就是「离欲」。「离欲」不是离男女之欲,而是远离维护能保有自我安全感的欲求,其中也包含了日常的吃、住、穿、用,还有亲情等等,都会有希望保持稳定的欲求。
  记得在中国的《复杂象形字》里有一个「家」字,指的是房子里有猪,代表生育能力强,象征人丁兴旺,也是代表财富。所以古人喜欢在家里养猪,表示这个家族是富有,并且生活环境稳定。于是人们的生存就希望吃、住、穿、用与眷属一定要稳定,唯有「稳定」人们才会感到有所保障。因此,人们会把这些保有自我安全感的需求,通通纠缠在一起而形成一个「家」的感觉。如果我们所认为的稳定之处才叫「家」,那么!这个「家」肯定就会成为最危险的地方了。因为,当我们吃、住、穿、用都要稳定时,就需要钱!眷属要稳定,也需要钱!在智能的眼里,「稳定」是最坚固的牢锁,将我们束缚在寻求安稳的牢宠里,使我们无法出离生死轮回。
  于是,出家人在出家时所作的第一件事,肯定不是剃头,而是「离家」。一旦离开了家,就没有与亲人住在一起了,得四处游化,吃、穿、用、住都不稳定。同时出家人也不可以接受金钱供养,不像在家人可以拿钱到市场买菜,更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钱,来换取自己所喜爱的东西。于是,出家人在市场托钵乞食不能选择,所以吃也不稳定,出家人只要没有钱,就很容易从生活中去面对,看到种种欲求的不可掌握及不稳定,正是修行的好地方。因此,修行人或出家人不能有「钱」,有了「钱」就会被贪爱的绳索绑住,所以修行人要舍离这些系缚,就是「解脱施」,也叫做「舍」。
 

生观法师开示:返乡有感

 
  禅修后,经过大师父与师父的许可,回彰化乡下探望年迈的父母亲。距上一次回乡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对早已习惯孩子长期不在身边的俩老而言,几个月不算长。记得上一次是出家后不久,因出国在即,所以回去探望年迈的俩老。回忆起当时初见面时,他们那一脸尚未完全适应的样子,以及有些不知如何响应的态度与心情,不禁想说真是「天下父母心」啊!
  而这一次,母亲依旧到车站来迎接这个长期不在身边的孩子。当在收票口看到另一端的老人家时,内心不禁莞尔 ─── 不一样了!老人家是真的调整好了,她的那一份微笑完全地传达了内心的全然接受与喜悦。心中不禁生起:「哇!改变得真快。那一份一点点的不舍居然都不见了!」过了收票口,笑问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孩子如何啊?她说:「看起来不错。」接着又笑问她:「可以安心了吧?」她笑答:「是啊!」心想,出家修行的孩子,唯一能够带给年迈父母亲的安慰,也只有他们看了能安心的那一份幸福。
  而年近八十的父亲,是这一次返乡的重点。一向记忆力超强的父亲,在年初见面时,就已发觉他在生活上的记忆力有所衰退;这一次相见时,发觉这样的状况仍旧持续。但可庆幸的是,老人家身体仍旧硬朗,在面对记忆力衰退方面,倒也是不逃避,保持着一向积极的态度,来面对自身的问题与生活。这一次的相处,俩人都不再像过往般那样,各自坚持,各说各话。老人家倒是处处看能为这个出家的孩子做些什么;另一方面,也像是难得找到了一个「免费的秘书」,时时派遣工作。在相聚的几天里,深刻的感受到父亲对长年不在身边的孩子的那一份关爱与需要,而这个一向不按牌理出牌的孩子,唯一能为他做的就只是在修行的路上,谨记老人家的叮咛:「处事时,大事莫胡涂,小事莫计较;而在自己过得好之余,也莫忘为他人付出。」
  在这一次的返乡中,最大的不同是来自于两个老人家对于「出家修行」一事的全然接受与开放。记得年初时,父亲的态度仍有所保留,只因是自家的孩子,所以只能选择成全。然而这一次,却不然,他老人家不仅不避讳,还有些许高兴与人谈论这个出家的孩子。由于两位老人家的转变,邻居的长辈与儿时的玩伴也相继来访,有些虽早已耳闻,却是在出家后第一次见面。儿时同伴见面时,不失激动地直说:「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要称师父了。」而有些邻居长辈们,是泛着泪光的直点头。忆起小时种种,若无这些长辈及同伴的爱护、关照与救命,就没有现今走上出家修行的自己,对他们只能深深的感谢。
  事实上,包括俩位老人家,大部份的他们都信仰民间佛教与传统佛教,并且都是第一次接触「原始佛法」。在为他们解说什么是原始佛法,以及仔细地介绍中道僧团,还有为何吃素与不受取金钱,并只接受四事供养之后,发现他们的响应是开放且正向的,心里也因而踏实了许多。虽然,这一次的相聚是短暂的,但可确信的是正向的影响已经展开。
  在踏上回程的当天,母亲仍然坚持送到高铁站,一路细细叮咛,要这个已出家的孩子照顾好自己,且要切记:「既已出家,就不仅要做利己之事,也要做利众之事。 」而这不就是大师父常常在提醒我们的吗?

 

最新影音开示 (线上聆听请点击下列图片)

随佛尊者影音开示

 

佛陀亲传之禅法
( ~ )


(请点选图片链结在线收听)
  
   
   以此圣功德 辗转利一切 

我等与众生 正向于菩提

 

最新公告 (请点击下列海报了解最新讯息)

开心敬老苑 公益活动


《关怀敬老 爱心送暖》
日期:2013年12月08日
时间:2:00pm  
地点开心敬老苑
          (Happy Retirement Home)
971 MK3 Permatang Durian,13200
Kepala Batas.

     
  欢迎大家踊跃参与,为孤寂、病痛衰老、孤寡的老人家,送上一份
关爱温暖
联络
法才(槟城):012-483 7938
法直(威省): 016-434 1750
法为(双溪大年):019-481 3585

 
马来西亚原始佛教会  主办  
槟城、威省、双溪大年
中道禅林  协办

心得感言

【学法心得】
佛学与学佛

台湾  怡邦

  从前研读《韩非子》,当中有一段话令我印象特别深刻:「孔、墨之后,儒分为八,墨离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谓真孔、墨;孔、墨不可复生,将谁使定世之学乎?」(语出《韩非子‧显学》)同样地, 佛灭之后,两千多年来佛教学派的分化也相当复杂;不同学派间亦可常见「取舍相反不同」,却皆自谓真佛弟子,导致一个佛陀的教法常被各自表述到南辕北辙的地步。甚至宗派间透过各自的一套判教系统来分别佛法的高下,乃至藉此极尽自赞毁他之能事。然而, 佛陀早已涅盘,日后这些佛教界所发生的种种争议,「将谁使定世之学乎」?
  因此,学佛之人有必要先弄清楚:佛陀当年到底说了些什么?而若要还原真正的佛说,就必须进行佛教相关史献的考证。然这些考证工作相当不容易,即便有所成果,也常不见容于一些佛教徒;他们会说这只是世智辩聪,或是直接告诉你:这是佛学,不是学佛;佛学只会障道,学佛才能解脱。
  然事实上,这种对佛学研究的鄙视,乃是相当「反智」的态度。因为,如果没有透过「佛学」的研究,努力爬梳佛教史献以厘清佛陀在世的教法,所谓的「学佛」只是缘木求鱼,甚至会导致盲修瞎炼,乃至出现一些光怪陆离的言行。
  两千多年来,佛法传播到世界各地;为了适应当地的传统价值,往往发展出在地的佛教文化。加上各地往往又有不同的佛教宗派,这些宗派的祖师们对佛法的理解也不尽相同。若不追溯佛法的源头,吾人所学的内容恐怕只会是「带有各地特色的祖师佛教」,而非「释迦佛陀亲传的佛法」,佛学研究的重要性与必要性亦即在此。
  「佛学」与「学佛」不该是对立的关系,而应如鸟之两翼、相辅相成。没有「学佛」作为行动目标的「佛学」研究,固然无法令人实际导向正觉解脱;然没有「佛学」研究作为基础的「学佛」行动,却会因为不清楚佛法真正的修证次第,而不知如何正觉解脱。佛弟子若能「佛学」与「学佛」并重,彼此展转增上,当能快速「正向」于菩提,而不至于走岔了路。

(本文作者为:政治大学历史学系博士、彰化高中历史科专任教师、逢甲大学暨中台科技大学兼任助理教授)

 

【南山寺禅修心得】
改变错误认知是解决问题之道                              

大陆天津  法聿

  大家好,我叫法聿,来自天津。我是从2012年在网络上看到随佛尊者宣讲的一乘菩提道次第,也是从那时才正式了解什么是原始佛教。看到这个视频后,对我的冲击很大,可以说重新真正的认识了 世尊教导的佛法。从此几乎每天都在网络上搜索随佛尊者的视频学习。这次随佛尊者能来大陆弘法,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通过在广西省贵港南山寺参加十日的禅修,让我更加深入的了解 世尊正觉后的教导和完整的菩提道次第。在禅修开示中,尊者每句话都触动着我的内心,深刻的体会到要把佛法体现在生活当中;同时发现自己在生活中一直都在常见、我见中期待。
  例如:有一次开车时发现,前挡风玻璃很脏影响了开车视线,看到这种现象心想,别用雨刷器清洗玻璃了,现在找地方把车洗了吧。而玻璃脏影响开车是现在的困境,车脏洗车是我脑子里的认识和期待,而我在当下没有解决现实玻璃脏的问题,却在期待一会把车洗干净的想法。这样的期待,有可能在前往洗车的路上因为行车视线不清晰,当下就造成交通事故。
  诸如此类的期待在生活中无处不在,我觉得学习佛法要改变我们对事物错误的认知想法,依正见认识到缘生故无常、非我、非我所的现实,舍离不符合实际的贪爱,而且要能解决生活中现在实际发生的问题,把力量聚焦在现在,才能更有效的解决问题。这是我通过这次禅修的一点感想,非常感恩随佛尊者能把 世尊的佛法重新完整的恢复,并且广利大众,更希望随佛尊者以后能常来大陆弘法。

 

地方剪影

【台北禅院追思会排练】

 咏唱感念亲恩的心怀

 
  为了缅怀中道僧团道一尊尼的俗家母亲吴老夫人,纪念她一生勤谨持家、教养子女,秉心护持三宝、济助他人的恩泽风范,僧团僧众以及法友们拟于12月8日于阳明山内觉禅林为她举行追思。希望在对她的思念中向世人昭显其善良温厚、贞懿贤淑之德仪,一方面也藉由怀思以抚慰生者之感悲。
  11月30日早上,十多位同修陆续到达台北禅院练唱,预计从几首颇具意义的曲目里,以大家较朗朗上口,也能实际表达心声的歌曲作为选项。
  其中一首随佛尊者的诗偈「华栖无忧」,咏唱起来意境深远,令人感触良深。
       「 满树华开千万般,枝枝向暖枝枝寒,
      当前尽是深密意,栖处无忧落处欢。」


  正可描述生时的绚丽辉煌,享用到光明温暖亦备受考验,但若能于栖处无忧,则落处也当怡然而寂。
  平日安静的同修们,逐步融入词曲的情境,感情生动,想来已然碰触到感念亲恩的心怀。
 
法友们在仓促成军之下,尽力、卖力的反复练习在追思会上献唱的曲目

【纽约禅院感恩节聚餐】
2013年纽约禅院感恩节素食火锅聚餐

   
  2013年11月28日周四是美国人很重视的感恩节,晚辈通常会在每年这一天回家与父母亲、长辈相聚欢庆。虽然这是西方人的善良习俗,但也有值得华人佛教徒学习之处,藉以感谢怀念自己的恩人,表达对于恩情道义的重视。因此美国原始佛教会在纽约的法友们选在11月30日聚会,于纽约中道禅院吃素食火锅午餐来欢庆这个有意义的日子。
  当天虽然没下雪,但室外气温已经在冰点左右,法友们在上午聆听随佛长老的宣法录音,午餐时就一同吃热腾腾的丰盛素食火锅,一共有十余位法友来参加本次聚餐,并也交谈分享关于感恩节的感想。
  用完火锅餐后,有四位法友接受法川居士的采访,说出在生活中学法修行的心得。法曦居士明白了应该重视儿女自己学习做事的成长过程;法慈居士感谢长老的教导,不再坚持以往的做法,要照顾别人的感受;法宗居士也感谢长老的开示,不再为了坚持做自己而生忧苦,要学习做现在应当做的,让困难更少,生活更好;法力居士说出这六年以来学习因缘法的利益,使得自己身心愈来愈轻松愉快。最后大家一起清扫整理禅院,欢乐的结束本次的活动。

 
美国原始佛教会的法友们于上周六在纽约中道禅院聚餐
分享素食火锅和交流学法心得, 以欢庆今年的感恩节
原始佛教网站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Copyright © 2013 OBS, All rights reserved.

※欢迎十方法友订阅转贴※

订阅原始佛教电子报   取消订阅
 

Email Marketing Powered by Mailchi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