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语选萃

                            系缚下的奴隶 (中)

   
                                           随佛尊者


二、他人的奴隶
  什么是他人的奴隶?
  当我们不清楚爱的是六识,爱上视觉,爱上听觉,爱上嗅觉,爱上味觉,爱上触觉,爱上意觉,却以为爱上的是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境,我们以为爱上的是六境。事实上,我们爱上了识,却误以为爱上的是境。
  喜乐如何生起?因为对六识生贪爱,却以为爱上的是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境,所以渴求六境,六根追逐于六境。因为六根追逐于六境,当中持续了根、境之缘而再生识,所以满足了爱识的需求而生喜乐。反之,我们对六识生厌恶,也就误以为是六境的不当,所以面对六境会生忧苦,更会厌恶六境。喜乐、忧苦的近因,虽是根、境之缘而生识,才依根、境、识之缘而生受,所谓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但是,喜乐、忧苦的真正根源,是未能如实知见根、境、识之因缘、缘生,而生起妄见及贪爱、厌恶,特别是对六识生贪爱、厌恶。所以,忧苦、喜乐的近因是贪爱、厌恶,而真正缘由是「不如实知见根、境缘生识的因缘、缘生」,这称为「无明」。
  这些烦恼都和六识有关连,六识则和根、境为缘有关连。如果想要经由根、境的掌握,进而掌握六识的发生,这是否可能呢?我们讲过色、声、香、味、触等五境,是缘生而无法受控制,现有的六根也是在诸多影响中发生、呈现,根、境都无法从心所欲的掌握、控制,如是根、境缘生的识,当然更无从掌控。在此之下,根、境、识之缘而起的受、想、行等法境,也是无法掌控。六根、六境、六识都是缘生,在影响中呈现、改变,也呈现出影响及改变,所以无常、非我。
  远离贪爱、喜乐的修行,不能采用自废六根的方式,在现前止断根、境、识的缘起,做为控制六识的发生啊!因此,修行采取必须看什么境,起什么识,未免是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务)了。
  当前的问题是苦怎么生起?如果问:既然现前不废六根,不截断六识的生起,那应当如何解决贪爱、厌恶及忧苦、喜乐的问题?
  首先应当明白解决贪爱、厌恶及忧苦、喜乐的重点,不是断除根、境、识的缘起中,必然会生起的「受」。这也就是说要借由断除「受」,作为断除忧苦、喜乐的方法,是绝对不可行。因为现前要断除「受」,只有断除根、境、识的缘起,而现前要断除根、境、识的缘起,必须断除六根,所以只能自废六根。如此一来,这不是修行,而是无知、偏激的自戕。
  解决贪爱、厌恶及忧苦、喜乐的重点,是在解决贪爱、厌恶,而贪爱、厌恶的生起,是缘于「不如实知见根、境缘生识的因缘、缘生」的「无明」。因此,修行的首要重点在「根、境缘生识」的当下,能够「如理作意」,也就是「如实观察因缘、缘生」,才能在「根、境缘生识」的当下,断除「无明」及「我见」,逐渐的止息对六根、六境、六识(归纳分类为五阴)(五阴)的贪爱、厌恶及忧苦、喜乐。
  若能「如理作意(六触入处修因缘观)」,则能明、断无明。否则,因为在六触入处起无明(不如实知因缘、缘生),而生妄见,误认为六根、六境、六识(归纳分类为五阴)即可「常、乐、我、净」,或以为六根、六境、六识(五阴)之外有「常、乐、我、净」,或以为六根、六境、六识(五阴)与「常、乐、我、净」是相即、相离。在「无明」、妄见底下,对六根、六境、六识(五阴)生起贪爱或厌恶。
  无明、妄见而贪爱、厌恶什么呢?六根、六境、六识!但是,最直接与染着的是六识。爱识!明明爱上了六识,束缚在六识,可是又不清楚,以为爱的是六境。
  仔细听哦!当爱上了六识,束缚在六识,却以为爱的是六境时,六根即追逐、随从于六境,如同黏着于六境,犹如受六境的左右。此时,似同作六境的奴役,别人的奴隶就出现了。
  例如:明明是爱眼识,于眼识生贪喜,于眼识而生忧苦。可是我们因为迷惑而不清楚、不自知,缘无明而有贪爱。问题在此!可是不清楚会以为是色境的问题,即拼命地寻觅、争逐可爱、美好的色境。如是,寻逐好色 ,好声,好香,好味,好触,在追逐适意的根、境、识的因缘(眼、色缘生眼识;耳、声缘生耳识;鼻、香缘生鼻识;舌、味缘生舌识;身、触缘生身识)中,借由贪爱的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生起安适、喜乐的「受」,还有肯定、满意要「想」及接纳、保惜的「行」。
  用世俗话说,这是追逐种种爱乐的外境让自己开心,需要别人的配合让自己满意。因此,人们会渴求色、声、香、味、触的好环境,再找一个能让自己开心的人一起生活。在这情况底下,人们会做谁的奴隶?别人的奴隶!先作迷惑、贪爱的奴隶,又再作别人的奴隶!

 

活动报导

【斯里兰卡受戒报导】
僧团法师至锡兰大法雨寺受比丘戒纪录


【台北内觉禅林9月23日讯】

       原始佛教中道僧团的生谛尊者(Bhikkhu. Bodhidipa)、生光尊者(Bhikkhu. Lokadipa)及成贤法师(Ven. Bhaddanta),于2013年9月16日飞往斯里兰卡大法雨寺请求受戒。由于大法雨寺和原始佛教会修行体系都是重经、不重论,以此因缘,双方一直保持着良好友谊。
       该寺住持须菩提尊者(Bhikkhu. Subodhi)表示很欢迎原始佛教会的僧众到来,也很荣幸能为中道僧团的僧众受比丘戒,对中道僧团即将受戒的三位法师开示戒律的重要,并慎重叮咛三位法师要好好守护戒律,言明如犯了戒律中的四波罗夷戒,即自动失去比丘资格,终身不能再成为比丘。
  接着须菩提尊者安排三位法师到大法雨寺本院参观,由于斯里兰卡是佛教国家,全国人民有百分之七十以上是佛教徒,能感受到民众信仰的虔诚,对出家人很恭敬。不但如此,国家对出家人也很礼遇,这在机场出入境时能有优先权即可看出。在参观大法雨寺时,发现该寺的出家人生活很简单,个人物品很少,比丘住的寮房空间不大,里面除了几本经书和床具,以及盥洗用具外,几乎空无一物,这显示出家人少欲知足的修行风范。
  僧众在中午11点用午斋,在供僧前,善男信女们会先用唱诵方式来礼赞三宝后再供僧。结斋时,比丘也会为这些供养者诵经回向。斯里兰卡每月的月圆之夜是「月圆节」,月圆节当天斯里兰卡是国定假日,全国的佛教寺院都会举办大型庆典。善男信女们,都会带着各种美食到各地寺庙共相盛举,现场能感受到斯里兰卡佛教信仰的气息相当浓厚。
  由于中道僧团的法师在斯里兰卡请求受比丘戒,有语言方面的问题(需用巴利语请求戒师传戒),所以须菩提尊者安排一名比丘,负责教导三位法师巴利语 ,并且要求法师们重复演练。在9月22日当天用完午斋后,须菩提尊者为中道僧团三位法师讲解比丘戒的内容,并再次慎重地告诫三位法师受戒后务必坚守戒律,以避免失去比丘资格。
  约在下午3点半左右,由当地的居士护送三位法师到戒坛去受戒,受戒前需先拜见戒师请求传戒,戒师的戒腊已有五十三腊,是位年高德邵的长老,在三位法师拜见戒师,请求传戒后即前往戒坛。
  正式受戒前要先顶礼三师,所谓戒师、羯磨师、教授师,顶礼三师后受戒仪式开始进行,受戒过程约二个多小时,整场受戒仪式结束后可说是人、天欢喜,在场所有比丘也欢喜三位法师受戒得戒,并用唱诵经文的方式祝福三位法师来结束这种受戒仪式。

 
左、右上图:锡兰佛教每月「月圆节」的一日共修与祈福活动。
左、右下图:在供僧前,善男信女们会先用唱诵方式来礼赞三宝后再供僧
左上图:须菩提尊者为生谛尊者与生光尊者讲解比丘戒的内容。
右上图:生谛尊者与生光尊者用巴利语请求戒师传戒排练。
    下图:三位尊者拜见戒师,请求传戒、受戒

【台中弘法报导】

台中逢甲大学演讲:开展光明人生的智慧


【台中逢甲大学9月27日讯】

       在2013年三月初台中中道禅林举办二日禅修营,由于法习师姐的介绍与接引,让逢甲大学教职员工佛学社的郑教授有因缘接触到原始佛法及中道僧团,教授在闻法后也很法喜,也因透过郑教授与许教授热忱的安排,还有法习师姐多次拜访,以及法恩师姊沟通协调的因缘,逢甲大学教职员工佛学社向法习师姐表示,欲邀请随佛尊者至该校演讲。经历了演讲日期与演讲主题的确定,以及一些细项安排等等,终于在今年9月27日由逢甲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以及教职员工佛学社敬邀随佛尊者至该校举办讲座。
       随佛尊者此次在逢甲大学的演讲,吸引了该校许多的学生、教职人员及教授的参与。尊者在一个半小时的演讲内容丰富而精辟,清楚的将如何开展光明人生智慧的轮廓勾勒出来,并强调:佛法不是哲学,佛法不是宗教,佛法是经世致用之道。
       「什么是照亮生命的光明」?随佛尊者向现场的听众提出此一疑问。尊者紧接着阐述,要怎么耕耘才会有丰富的收获;要怎么做,人生才会困难更少?生活才能更好?这是需要有标准的、具体的方法及步骤的。佛教的专有用词是:「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既是当我所想要达到人生的任何效果,则必需耕耘这些达到良好效果的条件。从问题的原因上面去解决问题才对,在哪里跌倒就是从哪里爬起来;我们在哪里犯了错,就在那里解决错误,生命的光明是要觉悟要如何收获就要怎么栽的正知正见。
       演讲尾声是提问与交流时间,与会者皆踊跃的提出各自的疑问,尊者也一一的释疑。此次尊者的说法,没有深奥的佛理与名相,只是平实的阐明脚踏实地是一种光明的生活态度。
       精彩影音内容已贴上原始佛教会的网站与脸书(Facebook),敬请十方法友上网聆听学习。

 

*逢甲大学演讲精彩内容请点选: 在线影音学习

左上图、左下图:尊者说法前、后和学校通识主任及教授们互动与解惑
左上图: 下课后,学生们纷纷至报到处索取法宝与杂志。
右上图:大众聆听尊者开示时,摄于通识沙龙一隅。
下底图:演讲圆满后,和部分教职员工及与会者拍大合照留念。

【高雄弘法报导】

 高雄因缘观一日觉宣法课程

【高雄十方法界基金会9月28日讯】

       光阴荏苒时至金秋,睽违近半年的时间,随佛长老弘法的足迹于2013年9月28日再度来至高雄,此次举办「因缘观一日禅」,不似以往是以听法为主,这次长老特别让大家实际练习,教大家如何借由安那般那达成初禅正受,再以此基础进行因缘观。在练习开始之前, 长老先澄清一般人对禅观多有误解的观念,例如素食与禅定并非是见法解脱的必要条件,安那般那念也不属于三十七道品,这些都是通世间之善法,但不代表不值得去做;世间善法虽非见法解脱之必要条件,但见法解脱之人必会遵行五戒十善。
       早上的课程重点在于练习如何将注意力持续专注在入出息上, 长老善巧方便教了大家一些技巧,帮助法友们很快地进入止禅、体验「内止言语」。并且再次向大家强调,定不能开慧,只有借由如理作意才能开启智慧。能够持续专注、内止言语就能进行因缘观。智慧的内容就是见因缘法,十二因缘说的就是当前身心的缘起,当前烦恼的缘起,不是高深难懂、玄之又玄的道理。
       下午长老则向法友们揭橥    佛陀所说真正的十二因缘到底为何,这是已经失传两千多年的宝贵佛法,也是佛弟子学佛的第一课,在短短的两个多小时中, 长老便已将十二因缘要义说明的十分清楚,能够听闻正法的大众真的很有福报。


 左、右底图:随佛长老在课堂中引导学员修习安那般那念,大众专注练习。

【电视台采访报导】
随佛尊者接受法界卫星采访


【高雄十方法界基金会9月28日讯】   

       2013年9月28日适逢教师节,随佛尊者假高雄十方法界基金会传授『因缘观一日觉』并于中午空档时间接受法界卫星电视台记者采访。
       透过摄影机,首先随佛尊者说明原始佛教之开展,约可分三个时期:初期为1985年起的20年,初期是探寻汉译阿含经与巴利圣典的共同传诵,许多人前往南传学法出家,是可以称为原始佛教的探索期。2005年至2025年为中期,这一时期是原始佛教教法的确定期,在2008年我们中道僧团已经完成了   佛陀原说教法、禅法与菩提道次第的确证,并在华人世界落实所学,进行传教、摄众、学 法,形成道场与僧团,数量渐增。然而,原始佛教的探究与学习,毕竟不同于南传佛教,所以来自南传部派佛教的质疑和攻讦也越来越多。这个情形初略估计可能会延续20年的岁月,才能稳定教法与僧团的传承。约过了20年后,才会进入由下一代学人主导,原始佛教的稳定成长期。
       以原始佛教会的观察,近来有许多学众不分东西,不乏知识水平较高的青年愿意投入且出家修行,........
(继续阅读)
      
       以上采访内容将于本周五 (10月4日) 法界新闻中播出,播出时段为: 00:00-00:30,07:30-08:00, 12:00-12:30, 17:00-17:30,四个时段。欢迎十方法友准时收看 。


最新影音开示线上聆听请点击下列图片

跟随佛陀的人


这是一群实践正觉、离欲而灭苦的僧伽
在世间宣说内在的觉悟与灭苦之道
这群宣称自己为中道僧团的僧伽
如回游的鱼,接续了失落于历史的潜流
开启生命智觉的传承

立足于菩提树下的光辉
生命的真谛在实践中深耕
透过佛法的智慧滤净人间的爱苦
谨以有限的生命化作坚实的种子
再次的播撒那曾隐没于人间
生命觉醒的奥秘

他们不传布宗教,只关怀世人的苦恼
循着  佛陀的足迹,向于菩提

十月份课程和禅修预告

网上报名及详细内请点击海报

心得感言

【法师受戒心得】

前往锡兰受比丘戒之想
                                                       中道僧团  生光法师

  在2013年9月16日~9月23日期间,生谛尊者(Bhikkhu.Bodhidipa)和我前往斯里兰卡求受比丘戒,我们在斯里兰卡安住期间得到很好的关照和协助,须菩提尊者(Bhikkhu.Subodhi)及尊者所带领的比丘们视我们为他们的一份子。在这段期间里,他们带我们参观他们的舍利塔及菩提树,舍利塔内供奉着 佛陀及圣弟子的舍利,而菩提树则是从印度当年,  佛陀在菩提树下成佛时,那棵菩提树种子拿回来种的,其意义非凡。不管是舍利塔,还是菩提树,都是缅怀  佛陀的象征,有舍利塔及菩提树的地方,也都被视之为圣地。斯里兰卡是南传佛教国家,该国的人民总是表现出善良和虔诚,对出家人也很恭敬,当他们看到出家人时,即便是不认识,也会露出亲切的笑容,这令人感受他们的友善,也让身在异国的我,内心感到些许暖意。
       在参观他们的本寺时,他们庙宇盖得相当庄严,里面一楼供奉一尊约一层楼高的大佛像,殿堂内空间还算大,是比丘们进行早晚课的地方。二楼则是供奉舍利塔,另一边也建有禅房,禅房外供奉一尊大型世尊苦行像,供奉世尊苦行像不是要效法修苦行,而是要感念世尊修行的精神。世尊为了找到一条出生死轮回之道,而舍生忘死,比丘当以此精神来激励自己精进修行。我们还参观他们比丘住的地方,每人住一间小房子,个人物品很少,生活简单,少欲而知足。他们每位比丘都赤着脚走在土地上,各忙着自己的事,虽不知他们在做什么,但让我感受到修行不是整天打坐禅修,而是很平常,很生活化的,从他们的身影及他们国家的文化风俗,让我感觉到好像看到佛陀时代出家人生活的景象。
       在斯里兰卡的最后一天,也是我们受比丘戒的时候,受比丘戒是出家人的一件大事,需具足「三师七证」才能受戒,「三师」是指戒师、羯磨师、教授师;「七证」是指七位莅临证明的尊证师。受戒前,我们带着三衣一钵去拜见戒师请求受戒,当前往拜见戒师时,看见羯磨师和七位尊证师已在等候着,他们正是我们求受戒期间和我们相处,关心和帮忙我们生活的比丘们,而教授师也是我们熟悉,并带我们前往受戒的须菩提尊者。看到此情此景时我感触良深,因为我感受到他们对我们的真诚和无私奉献,为了只是能让我们能受比丘戒和成就道业。受戒过程进行顺利,当受戒仪式结束后,在场的三师七证共同为我们受戒成为比丘,而唱诵吉祥词结束这场受戒仪式。

生光尊者亲手从戒师手中领取受戒证书,以示完成受持比丘具足戒。
SadhuSadhuSadhu

【阅读电子报心得】

原始佛教电子报是我们修行的善知识

                                                           大陆广州   顿顺

  有幸接触随佛法师的开示已经快三个月了。
       一开始,我如饥似渴地聆听随佛法师的开示,并在QQ群里向先进的师兄及师姐们求教、学习。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对原始佛教的法义有了大概的理解,特别「期待」有机会可以参加禅修营。
       随着对法义理解的深入,明白「法」是要在生活中实践,要对生活有帮助,要在生活中历练。另外,也了解禅修并不是一定要在禅堂中进行,时时刻刻都是禅修的好因缘。但同时也遇到了学习的瓶颈:因为我已经把中道僧团允许公开的随佛尊者的开示(音讯、视频)全部都聆听过;《正法之光》杂志也大概浏览了一遍,也能在处事对境中,观察自己的内心变化,也能警觉到自己的烦恼,并且慢慢学会接受,一些在过去会引起较大情绪波动的事实。所以,我不自觉的变得有点松懈了,迫切地需要善知识的鼓励与帮助。
       七月底开始出版的每周一期的《原始佛教电子报》,像是一位不断提醒我们要加油的善知识。电子报的特点是每篇文章简短精要,没有多余的高深的名相,都是一些浅显的文字,贴近生活、指导生活,随时可用来对照自己的日常生活行为,是随佛法师智慧的自然显现,浅者见浅,深者见深。而且编辑考虑得特别周到,有些文章是需要登录脸书才能阅读全文,为了照顾无法登录脸书的法友们,则用长微博刊登出来。
       如果说,以前我学习过的法义开示是黄钟大吕,唤醒沉睡的我们,告诉我们生活的事实,那么每期电子报,则如春风化雨,滋润着我们的心田,鼓励我们在繁难的人生历程中,不断精进努力,度越痛苦与烦恼。


地方剪影

【吉隆坡共修 】

研读随佛尊者著作《嫉妒的觉知与止息》

  ­­
【吉隆坡中道禅林9月29日讯】  ­­
       吉隆坡中道禅林道场,法友们每个月聚会两次,共同研读大师父的作品。共同研读是有好处的。著作中难以贯通或理解的部份,法友们得以相互请教解惑。在讨论、问难、解答的过程中常会令法友们对著作有更深刻的理解。来自不同背景,拥有不同经验的法友们的经验交流,常使大家对某个课题比个人研读,更加多方面、多角度的了解。
       这几个月来大家已读了「誓愿度无量众生的面面观」,以及正在阅读「嫉妒的觉知与止息」。法友们都觉得参与读书会让他们获益不少。读书会也让一些「没有时间拿起书本」、「没有心情读书」和「需要别人陪读」的法友,也「认真」的扎扎实实的读了不少东西。对师父所说的法义有更清楚的理解,毕竟「听闻正法」是修行的重要一步。


图为吉隆坡的法友们正精进的讨论与分享随佛尊者的著作之一
《嫉妒的觉知与止息》
原始佛教會網站
讚 中華原始佛教會Original Buddhism Society
Original Buddhism Society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欢迎十方法友下载转贴


Email Marketing Powered by Mailchi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