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追思山大禪師
暢懷長老


各位法師,各位居士。今天是崇山大禪師第三個七,所以我們在秀峰禪院舉行這個追悼會。崇山禪師和本人交情非常的悠遠,他一來到香港都打電話給我約我吃飯。我對他本人非常的恭敬,因為我認為他是一位開悟的人。我經常對別人說,我沒有開悟,但是我證明了兩個人開悟。我們吃飯的時候,我就對別人說,崇山禪師已經開悟了。崇山禪師說您證明我開悟,您就是我師父咯。其實我連當他弟子的資格也不足夠,又怎能說我是他師父呢?不過我想自己亦沒有講錯話,因為後來他的弟子為他做的這個傳記裡說,韓國有很多大禪師證明了他是開悟了,而且更得到古峰禪師的傳法。我講的時候是最早的,他們的這個傳記是以後翻譯的。我後來看到他的傳記,是故我沒有講錯的呢! 雖然我講過幾次了,不妨多講幾次,沒有問題,好事不怕多講呀。

我經常和香音法師說,在大陸很少看到像崇山禪師這樣的禪師。因為大陸的禪師非常嚴肅。可以說 ,很有威儀;神態令人恭敬,有點可怕。很多弟子對他很恭敬;不敢跟他多往來,不敢跟他說話, 因為很可怕。我們中國有句話,「父嚴母慈」。父親很嚴厲的,母親就很慈悲。所以等如兒女跟父親一樣,既可怕又可敬。因為我自小出家,在大陸見到很多這樣的善知識,所以很清楚的。這些禪師多數是在寺院內居住,不要說到外國弘法利生,甚至在中國內裡也很少弘法。因為中國的文化,高僧大德住在深山野嶺,深入修行,彰顯得難能可貴,這是中國的風氣。好像淨土宗的慧遠大師,在盧山三十年不下山,信徒們都非常恭敬他。這是佛教受到中國文化的影響,也可以說受道家影響 。老子說:「鄰國相望,雞犬相聞,民至老死,未相往來。」道家是保守的,儒家也是保守的,因此中國佛教也保守。
我們崇山禪師就不是這樣了,不像中國父親的嚴肅,相反卻好像母親的慈悲。他既不固執,不拘泥 ,可以說平易近人。經常和他一起吃飯,大家談笑風生,有說有笑;大家平等,無所拘泥,所以很多人都尊敬他。他不但在韓國弘法利生,而且以帶病的身軀到國外到處弘法利生,廣渡眾生,這是我在中國未見過的禪師。所以「利人就是自利;我為人人,人人為我。」他就到處普渡眾生,利樂有情,所以在他往生的時候有那麼多的人送他。我看到他有一點精神就會來香港,來渡化眾生。
平時需要的時候更會用針筒為自己注射,這樣的身體仍弘法利生,真的是「為法忘軀」!所以崇山禪師是「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崇山禪師雖然已經圓寂了,但是渡了很多弟子,一定很多人才來繼承他的遺志,繼續弘揚「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法門,禪宗一定會發揚光大。

最後,希望大家「利生為事業,弘法為家務。」好了,謝謝各位!

取自《崇山行願大宗師》